筆者(麥某)學攝影的傳奇故事,很多影友都略知一二。大半生的攝影"生涯",令我結識到不少影圈中的大哥大,其中何藩可說是我的第一位偶像。他大膽的手法,
創新的作品,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,一直對我影響深遠。

今期我選了何藩兄的「背道」來談論,作為本欄和讀者首次的見面禮。



「背道」足稱為香港沙龍影壇中經典名作之一,從60年代至今都不時被影友娓娓道來。照片應是在一輛正行駛中電車的上層尾部由高處向下拍攝的,據說作者當時採用了一台6x6雙鏡反光機拍攝,事後做適當的剪裁。

照片中,一個女士向左邊橫過電車路軌,而相反方向近鏡的地方則有四位男士一齊走過右邊,這樣形成強烈的正負對比,清楚說出了照片的含義。地上反光的路軌和不同灰階及不同形狀的石路,亦組成了天衣無縫的圖案美。

「背道」的鏡頭質素無疑是無懈可擊,作者的放相功力亦堪稱一絕,所以照片的立體感極強,令人看起來有置身其中的感覺。

攝影導賞 (一)

再談難得知音

難得知音

說到照片的含義(內涵),我們不妨各自做些推敲,依我的想法,認為作者是希望告訴人們以下兩點:

(一)路軌代表人生歷程,有直的也有彎的,有光明的也有灰暗的;但越來越光明,表示人生美好的居多。

(二)單獨女士和群體的男士,分別象徵社會裏少數的失敗者與多數的成功者。但也可代表兩個不同階層的人士,他們之所以各扮演不同的角色,主要原因是各走不同方向的路,甚至背道而馳!

「背道」是一張在清晨時份拍攝的街頭抓拍作品,完全洋溢著作者的敏銳攝影眼光,還有高超一擊即中的拍攝技術:唯一令我擔心者是照片中的單獨女士,相對那幾位穿西服的男士,或許會被人誤會鼓吹"重男輕女"。如果女士換上也是男士的話,那便更好了;但客觀的現實環境容許何藩這樣要求嗎?所以我們欣賞這幀作品時,宜將全部人物視為都是"人"一個就好了,休管他是女抑或男!

「背道」的黑白韻味撲鼻而來,這除了何藩兄的採光本領,沖晒水準一流之外,還要看當時的社會容貌。試試看,我們也找個清晨時份,但肯定無法拍攝得到有同樣味道的照片!

為甚麼?不是你我的攝影功力不濟,而是無法找回相似的畫面組合。

一張照片的藝術價值就在於此:可一不可再;任何時刻任何年代,百看不厭;雖然數碼科技能夠無中生有和天馬行空,但在「背道」面前仍要俯首稱降!

WWW.35PHOTO.HK

本會致力推廣普及攝影,為會員籌辦多項基礎攝影課程及外影活動。月會及月賽每兩個月一次,全年更擧辦各項講座及展覽。讓會員交流攝影心得。 自置會所位於葵涌,設有獨立黑房及沖曬設備。為會員提供研習黑白攝影的平台。

「相中人不是正在拉二胡嗎,這與"飛機欖"又有何關係?」

原來拉二胡是賣欖人吸引顧客注意的方法,當時的普羅大眾都熟悉這樣組合,聽到二胡聲就知道有"飛機欖"經過了,又有"表演"看了。

好了,照片的故事背景交代過了,現在談談我對這幀經典名作的觀感吧。

照片拍攝應在中午正光時份,而且是炎炎夏日,所以人身向上的受光位和陰位反差很大。這本是當時拍攝人像的大忌,一來戴了帽的人面會很灰暗﹔二來背景不受光,難表現深度﹔三來人物反差過大,立體感不夠。但陳跡巧妙地從低微微向上抑拍,避開了強烈陽光入鏡的影響,再趁賣欖人抬頭上望的瞬間按下快門,結果得到一張打破常規而富立體感的人物寫照!

這張照片每一個黑、白、灰部位,都有恰到好處的色階,層次明顯又細緻,賣欖人的辛酸和生活慾望因此展露無遺!


背景本來漆黑一片,但陳跡亦巧妙地把一個有弱光反射的招牌攝入鏡頭,不單點綴了平板的背景,也製造了有距離的深度,與及平衡了畫面。

當然,這一幀多一分不得少一分不能的作品,沖晒功夫也要有第一流的水準,所以非自己操刀不可,假手於人必定有了折扣!而且六十年代的時期,幾乎沒有人喜歡交底片給別人沖放的。

拍攝技巧談過了,但最有藝術價值者還是照片表達的人生描繪,由於篇幅關係,到此我要賣個關子,留給大家自行推敲,或來信告訴我。

"難得知音"這個題名定得也很有深度。單從畫面上看,相中人手拉二胡,咀唱單簧,目有所投,不就是遇到知音人了嗎?話沒說錯,但如看過我上段交代的故事背景,便意會到所謂"難得知音",實在是找到生活糊口!

唉!多麼令人心酸的一面人生縮寫!

啊!多麼令人感動的一幀攝影作品!

我常說,一張照片要有題名,是指要有意義、唸來有味的題名﹔否則不要也罷!

好像陳跡前輩這幀作品,配上了"難得知音"四個字,趣味和深度都增加了。沒有這四個字也可以的,也沒人不明白的,卻少了咀嚼的樂趣。

不知道照片的故事背景,會埋藏了照片的感染力,所以拍攝風土人情照片,熟悉當地及當時文化是極為重要的。也所以欣賞一張照片,可能你有共鳴,但我卻覺得平平無奇,原因就在此了﹔切莫輕易批評人家作品怎樣怎樣!

背道

今次我要向大家介紹的名作 -"難得知音",作者陳跡先生也是我的偶像。

年紀稍大的攝影發燒友,特別是報業攝影界,大都知道陳跡前輩的來頭,而現在的陳跡,已是一位八十多高齡的老人家了,他的作品亦有被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。


"難得知音"也是一張街頭抓拍的作品,應是用6x6相機所拍的。各處明暗適度,層次清楚,這樣的黑白味道,確令人百看不厭!

年青朋友或許不明白相中人正在幹甚麼,所以我要先來個交代﹕

六十年代的香港社會,貧富極之懸殊,工作難找,懂點技藝的人都不惜拋頭露面,施展渾身解數搏取微薄收入,"飛機欖"就是當時一種很受歡迎雜技式的個人零售行業。

所謂"飛機欖",實際是賣欖人把一束用紙包著的甘草欖,站在街中拋擲去三四層樓高的陽台上。顧客除了買零食之外,還有目的是想看看擲物上高空的特技。

我們的 FACEBOOK :

首先要向陳跡先生和讀者說聲「對不起」,事關上期本欄刊登陳跡先生的"難得知音",印前製作出了毛病,以致出現照片大黑大白的「爛版」現象。

為了證實"難得知音"的真面目,所以和攝影世界編輯部商議,決定在今期破例把照片重刊,亦一併回應來信的讀者。至於本已安排的新照片,留待下期才用吧。


來信讀者不止一個,大家一起談好嗎?

關於照片死黑的問題,上面解釋過,這裏不再提了,大家看今期重印的照片,自有分曉。

我說過﹕"難得知音"最大的藝術價值,是照片所表達的「人生描繪」。何解?怎樣的「人生描繪」?這就是我要回應的話題。

一張照片的曝光、構圖、畫面組織等,都是技術的成果,但只要工多便能技熟,技熟便能生巧,是不難做得到的,也毋需高深的文化修養和鑽研學問,正如廣東人俗語謂﹕「師傅教落是這樣做的,為甚麼?就不曉得了!」

當然,文化修養高,技術運用就更巧妙,更容易掌握,比較只懂得做但不明所以的人始終是勝一籌的。所以大學生做"乞兒"也做頭頭,就是這個原因嘛。

難度不高也就價值不高了。看不見但能夠被人意會得到的,而且意會出來的大都一樣。這樣做有人敢說不難嗎?說不難的一定很少,少得矜貴!這種矜貴有藝術的價值。越矜貴,藝術價值就越高。

"難得知音"只是從照片表面看到和直覺想到的意思,照片的背後,實在隱藏著人生的酸甜苦辣,這種酸苦,可能是陳跡先生體會過的,也可能是領會得來的。

年紀不大,或是生活未捱過苦的人,真的無法意會"難得知音"的隱寓﹔也自然,他們想拍一張有同等功力的照片,比登天更難!因為「薑越老越辣」,攝影也一樣﹔「未老先辣」或者「老而不辣」的就不是薑了。好了,回頭來替"難得知音"解畫吧!

有讀者奇怪地問﹕「照片裏明明只有一個拉二胡的男人,何以見得他是賣欖的呢?即使他是賣欖的,又為何說這是表達人生的苦辣呢?豈非我在街上隨隨便便拍張路人經過的照片,也可說是表達人生了嗎?」

表達人生可說得通,但人生有深度的也有淺薄的,如果隨便拍張街頭寫照,只可說是後者,感染力不夠,難引起共鳴!藝術價值絕不會和這樣的照片結合!

想明白拉二胡的男人實際是賣欖的,與及陳逃拍這張照片目的在表達六十年代香港人的勞苦生活,那便請翻看上期本欄我的"交代"。有了故事背景來認識,就容易接受我的說話了吧。

"難得知音"裏人物的神態,也立了一功。如果陳不能把握瞬間拍下賣欖人仰首歌唱的表情,照片便沒有生氣,亦缺乏趣味,更少了-份激勵生命的喜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