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 FACEBOOK :

WWW.35PHOTO.HK

本會致力推廣普及攝影,為會員籌辦多項基礎攝影課程及外影活動。月會及月賽每兩個月一次,全年更擧辦各項講座及展覽。讓會員交流攝影心得。 自置會所位於葵涌,設有獨立黑房及沖曬設備。為會員提供研習黑白攝影的平台。

『搏鬥』是一張黑白作品,黑白地方比灰色部份佔得較多。為甚麼有這麼大的比重呢?原因若要配合題名『搏鬥』 ,這樣的調子才相襯。

又是甚麼道理?這就是我要向讀者講的地方。

現在先讓我們來看看『搏鬥』的構圖佈局。

照片裏,一艘漁船、三枝槳、四個人,他們正在拼命地衝著大浪。許多影友都曾拍攝過這類題材的照片,但能拍得像『搏鬥』般震撼就少之又少了。

何以見得“震撼”?

?照片是靜止的,但由於作者的拍攝手法,以至在能看到洶湧巨浪的景象面前,特別是正面迎著巨浪衝向上的船頭,加上四個漁夫的動態,完全突出了當時奮勇向前的『搏鬥』精神,引起了觀眾獨一無二的共鳴。這樣的感覺效果就稱得上“震撼”!

『搏鬥』的構圖田然夠“經典”,而作者的曝光技巧,黑房沖晒功夫也一流,亦是『搏鬥』令觀眾產生共鳴的條件。由於這些功力的表現,雖然拍攝當時主體嚴重不穩定,景深難控制、曝光不易調,卻仍可以清楚地看見船身、人體、船槳三者都不是重疊著的,層次分明,很有現場的視覺感,大大增加了“震撼”力!加果把照片放成十多呎的壁畫,不令人覺得如身歷其景才怪呢。

我們不必研究陳復禮先生用甚麼器材或技術拍下這張照片,而應該佩服陳先生有這樣的銳利觸覺和瞬間的攝影技術掌握能力。我麥某自問拍過的動態照片不少,但在『搏鬥』之前,尚未敢自滿,體會到天外有天。

望著『搏鬥』,又令我想到數碼攝影。說來奇怪,對我說『不滿意數碼相機拍的照片』的影友沒有因數碼相機的進步而放棄菲林攝影,沒有因恐怕有朝一日無法買到菲林而改用數碼相機。為甚麼,就因為他們都恐怕數碼相機在他們有生之日,無法拍攝得到像『搏鬥』般的動態作品。

由1957年起,李君曾擔任香港攝影學會祕書、副會長和會長等要職。對該會貢獻良多,故獲頒榮譽高級會士和永遠名譽顧問,以及非常罕有和最尊貴的名譽會長名銜。』

『李君於1950-60年代,以黑白照片投寄國際沙龍畫意組,期間獲獎不勝枚舉。1960年名列世界十傑之一,更獲聯合囈影藝聯盟高級會士及榮譽高級會士,又考獲英國皇家攝影學會高級會士名銜。』

認識過了李福慶先生我們回歸正傳。

『雨浴』是怎樣的美?相信不用我說,大家都看得透徹,但拍攝功力如何?就是我要和大家談的地方。

為甚麼我要選這張『雨浴』和大家講呢,因為近年我看見許多香港影友去外地拍攝的裸體女像照片,於是引發我拿李福慶先生的『雨浴』來做話題湊湊熱鬧。

老實說,拍裸照,在我來說,只是嘗試過一至兩次,很不夠專家;但也有我自己的觀感,就是無論如何,都必須能夠表現人體的線條美,自然的美否則很容易淪為低下三流的『肉照』,令人覺得作者醉翁之意不在酒,大有想入非非的心態。所以拍攝者非有高深影技和美學修養不可。我自問非常缺乏這方面的能耐,故甚少拍攝。

我們談論『雨浴』,有兩個方向:一是佈局,二是拍攝技巧。

首先我們看一看『雨浴』 ,立即就出現眼前的是一個裸體女郎,側背向著我們,頭頂著一把雨傘,被傾盆雨水淋著。畫面中三個元素彼此的關係都極緊湊而毫無壓逼的感覺,雖然是黑白平面的照片,卻有百分百的動感,立體而玲瓏浮凸,曲線優美兼具活力。

當然拍攝技巧功不可沒『甫士』心思更是妙筆生輝,令人讚嘆!

我相信照片是在室內打燈拍攝的,這沒關係,反正背景和四周地方都看不見,能表達作者構思和訊息才是最成功的。

從雨傘的水滴看得出照片是一次曝光拍攝的,所以層次細緻分明,動感活靈活現,數碼科技的雜錦製作絕不能與之相比。

照片夠『美』,沒人不認同;裸女在雨浴中姿態自然不造作,亦沒人會質疑。但絕大多數人很久地望著照片仍不會有情慾的遐想。為甚麼會這樣呢,就因為作者的『甫士』手法夠自然,完全是生活的演繹一一在大雨淋漓之下拿把雨傘遮著赤裸裸的身體,這是很當然的情景!絕無造作!但裸女的曲線美就表露無遺,不禁教人高呼一聲『真是上帝傑作』!

許多影友拍的裸體女像照片,總會令人想入非非。其實問題很簡單,就是因為人體與道具不相襯,舉止姿態完全是為攝影而甫士,是生活中不曾出現過的;裸女的身段不夠線條美就更是司空見慣。拍攝的人多以為凡是年輕貌美、窈窕、裸著身體騷首弄姿,這樣拍出來的便是『美』的裸體女像照片,對於佈局手法和拍攝技巧都不重視。原因他們得照片夠吸引便是好照片,不會理會引力是來自裸女身體仰或是照片的藝手法。

『雨浴』的攝影技巧也值得和大家講。

其實,『甫士』設計也是一種技巧,不過前面已提過,這裏講的純粹是攝影技術方面的。李福慶先生拍攝這張照片掌握的快門很準確,用不是太快的高速快門,令到淋下來的水不會形成線條但又清楚看見一段一段的水,增加了動感。燈光投射效果做成身體背項黑白分明,不單突顯了女體的曲線美,成為焦點所在,還強化了照片的立體感和女體的肌膚活力。

總之,甫士和拍攝技巧對『雨浴』來說,都是非常關鍵性的成功因素,難度極高,非一般影友隨隨便便拿部相機對著個裸女拍攝,便以為有美而不淫的裸體照片。

雨浴

攝影導賞 (十)

『搏鬥』

相信今次會給大家一個驚喜,因為我要向大家介紹一張美得世間難找的女體照片,就是李福慶先生的大作--雨浴。

女體照片,尤其是裸體的女像照片,許多人都喜歡拍,更喜歡看。當然其中有唯美主義者,也有色慾追求者,但都無所謂,只要作品本身有美的條件,有藝術的價值,便值得推介,值得創作,值得擁有。

得以看見這麼美的照片,我們應該感謝李福慶先生,但李福慶先生是何許人也?《藝影春秋》有以下的記述:

『李福慶先生既是資深攝影家,又是藝術家、慈善家及技術專家。少年時就讀於香港華仁書院,後負笈美國麻省理工學院,攻讀機械工程,專攻輪船設計,取得學士學位;其後獲密芝根大學碩士名銜。回港後,曾任太古船塢裝船部經理,又先後出任多所學校及公立醫院的董事及委員會主席。香港聖公會為表彰他對教會的貢獻,特將柴灣翠灣村內新建的中學,命名為聖公會李福慶中學。香港政府於1987年頒與OBE勛銜,以表揚他對公立醫院的貢獻。李君同時熱心於拓展攝影藝術,為香港攝影學會的支柱。數十年來,不斷大力支持攝影界各項活動。

今次我講的是一張由陳復禮先生拍攝的作品,題名:『搏鬥』。

在中國甚至只要有華人的地方,影圈中無人不認識陳復禮先生。陳先生本是越南華僑,五十年代才回香港營商,成功發展業務,而他的影藝亦得到世界各地華人所推崇,所以他的攝影地位由五十年代開始直到今天都享有極高讚譽。早於中國未開放經濟之前,己被邀請擔任『中國攝影家協會』副主席一職;這對於身處祖國以外的同胞來說,陳復禮先生是第一人。

陳先生為人忠厚謙虛,從來沒有表現自己是一個受人尊敬的攝影家,而且對於後學求教知無不言,所以在香港,陳先生的人格和影藝都深為大家推崇,地位之高無可置疑。

今日陳先生雖已屆八十高齡,但他老人家仍非常關心香港的影藝發展。他這份心意,是我麥某所敬重的。

好了,回說『搏鬥』這張照片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