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 FACEBOOK :

WWW.35PHOTO.HK

本會致力推廣普及攝影,為會員籌辦多項基礎攝影課程及外影活動。月會及月賽每兩個月一次,全年更擧辦各項講座及展覽。讓會員交流攝影心得。 自置會所位於葵涌,設有獨立黑房及沖曬設備。為會員提供研習黑白攝影的平台。

本欄談論一張照片,不會只講照片的曝光、構圖和沖晒,還會而且特別注重照片的拍攝動機和表達意思,更會推敲照片的拍攝技巧及處理手法。


當然,我這樣做只是「談論佳作」,絕非拿照片來「評頭品足」,所以無論有甚麼錯對都希望大家不要介懷,當是茶餘飯後的談笑算了!

我亦曾經說過,有好的攝影基本功、肯思想、肯學習、夠虛心、多拍攝,便能創造好的攝影作品。這與買部昂貴高級的相機絕對拉不上關係,有好的攝影器材只可以作錦上添花,並不保證拍得好照片﹔拍攝者有好的攝影功力才有保証。

有讀者和我談過以上的問題,所以未開始講今期的作品之前,先借此給那些讀者回個答覆。

本來還有"新潮照片"大學生也看不懂的問題,因非屬本欄的談話內容.,也不夠篇幅,故留待有機會時再在另一篇文章中和讀者傾談。

回說今期要講的作品吧!

今期我幾經辛苦才選到了第一張彩色作品,題名「出海」,作者是我相識幾十年的老朋友廖群先生。

廖群兄現仍在多個攝影學會擔任領導工作及有崇高的地位。我揀選「出海」這張照片前,花了許多思考,本想介紹廖群兄一張在六十年代曾獲比賽冠軍的經典作品,但後來有朋友給我意見,說我一直都只是講黑白照片,何不嘗試介紹廖群兄另一張彩色的照片呢?結果我就改變決定和大家講講「出海」吧!

「出海」的拍攝手法跟傳統沙龍攝影完全不同,在照片中看不出沙龍攝影中的常見格局,但很吸引,很有動感,色彩也很協調。

照片的構圖採用左右平衡分中方式,很平凡,然而上下二三比分割和啡藍的盪化接合卻產生了不平凡的視覺效果,像一股向上推前的動力。

照片上中央的三個人像非常模糊,從身形的彎曲嗜形看,覺得他們正向前(照片的上邊緣)走去,配合題名更知道他們原來是在太陽初升時分出海作業。

照片除了顏色分異和動力感吸引之外,海面拱型的水平線亦是很具吸引的元素。

廖群兄當時利用一枝近乎魚眼效果的超廣角鏡拍攝,拍攝時,鏡心位置和焦點都定在人物上,便拍出如此的效果。說出了,以為一點難度都沒有,其實"難"在你會想到這樣子去拍攝嗎?

我亦說過,超廣角鏡如果不懂利用,是一件很不受歡迎的東西﹔但如果運用得當,卻有超乎尋常的吸引力量。

廖群兄就利用超廣角鏡的非凡功效,為「出海」創造令人驚喜的親覺效果。

「出海」的顏色效果吸引,也是廖群兄的拍攝功力所致。何以見得?且聽我道來﹕

細心地看,大家便覺得照片的下五分之三為何會是藍色的呢?不應該和上五分之二也是金黃色的嗎?

當然可以!但現在大家看見的不是更好看嗎?這就是廖群兄運用"色溫變"而刻意造出來的效果了!

照片的上五分二天空和海面因為受光,卻是低色溫的初昇陽光,所以呈現金黃色。照片下五分三的白浪受光很少,色溫反而較高,所以呈現藍色,這些顏色在肉眼不易看見,但透過鏡頭顯影在菲林上之後便可以看見了。

雪地拍攝,白雪會帶藍色,也是色溫在作怪。拍攝經驗豐富的攝影家都會利用這種大自然變化創作色彩效果。讀者亦不妨嘗試做做,在太陽下山或初昇的時候多拍多練習,失敗再嘗試,終會成功的。

「出海」的故事意義不大,人物只是襯托,目的要增加照片的趣味,所以「出海」屬於一張很脫俗、前衛而有故事的彩色視覺攝影作品。

已屆高齡的廖群兄,創作心境還很年輕呢!

天真爛漫

攝影導賞 (三)

今期我想講的作品也是黑白的,題名﹕"天真爛漫"。作者鄒炳均兄可能較我早開始玩攝影,但參加攝影學會就比我遲了些,"天真爛漫"是他以高分入選「香港攝影學會」第十屆國際沙龍的傑作。

這張照片,看「藝影春秋」所記,原來有段故事﹕「1955年,鄒炳均先生參加了香港攝影學會(當時香港唯一的攝影學會)所舉辦的第十屆國際沙龍。在評選當日,他抱著一種說不出的心情,約同炯熙前往參觀評選,場面十分熱鬧。在評選過程中,沙龍評判員發現他的作品「天真爛漫」的左下角,出現經刀片刮損後以色筆填補的瑕疵,因而引起爭論。有認為有缺點便應落選,亦有認為一張好相片不應因少許瑕疵而不被錄取。在評判爭論時,他的心情可謂「心如鹿撞」,若換了是現已年屆八十一高齡的他,可能當時血壓已升高至受不了。幾經波折,在複選後終以高分入選,並獲刊登在沙龍目錄中。」

"天真爛漫"應否因有小小花痕而引來爭論?這問題在此不想重提了,我倒認為值得和大家談談鄒炳均兄的攝影功力,亦即是終止照片爭論的入選價值。
相信誰人都承認,替小孩子拍攝是很艱難的事,但拍攝小孩子活動,卻又是最自然不過和可愛的動態攝影。換言之,拍攝小孩子令人既愛且恨!

所以鄒炳均兄能抓拍"天真爛漫"這張照片,真教我佩脤」直得拿來跟大家談論。

首先講「構圖」。若單以人物的佈局來說,構圖左重右輕。幸而在強光處有噴射到孩童身上的水花,而右下角則有孩童奔跑的影子,都正好平衡了畫面和填滿了空洞的地方。這樣的組織不但構圖飽滿,而且令人看得舒服,無擠逼的感覺,還很有氣氛。

其次要談,照片曝光固然一流,黑房放晒功夫也是無懈可擊。畫面左邊最暗的地方,仍然清楚有甚麼東西,地面水漬和反光面亦深淺適度。所以雖然同在一個景深不大的畫面,卻有豐富的層次,很立體,粗微粒而不失透視效果。

抓拍的照片,可說也是紀錄性的作品,與新聞照片相類似,但被視為有藝術價值的抓拍照片就要有好像鄒炳均兄這張"天真爛漫"﹕能反映時代,有視覺上驟然的(懾住視線)吸引力,和上乘的拍攝技巧﹔否則與人人皆可拍攝的生活紀錄照片何異?
「上乘的拍攝技巧」很容易掌握,只要工多便能藝熟﹔「反映時代」也不難做到,人生經歷和書本的知識都會幫你一把﹔但要有「懾住視線的吸引力」,就非要日積月累地培養好超凡的攝影眼不可了。

因為如何令照片產生「懾住視線的吸引力」,關乎攝影者思維的問題,用技術些的句子來寫,即是「攝影設計頭腦」,也就是所謂攝影眼了。

"天真爛漫"這張照片,不是都有這些條件嗎?

構圖: 前面已講過﹕「構圖飽滿,令人看得舒服,無擠逼的感覺,還很有氣氛。」

內涵: 照片的題名已明確指出﹕一群孩童正在射水嬉戲,天真爛漫和無憂的表情,令人深深感覺世間充滿活方和生氣。

懾住視線: 在高光位猛力噴射的水花,是整張照片最先被人注視的地方,隨之才是小孩的動作。只要你的視線掠經這裏,無不被懾住而停留下來,之後,你對照片的其他趣味會無動於中嗎?

鄒炳均兄拍攝"天真爛漫",還有一個條件是拍攝一般照片所沒有的,就是「愛心」!沒有「愛心」,就無法與小孩的情感共通,無法體會當時的歡樂,不能捕捉「驟然的吸引力」。

出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