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 FACEBOOK :

WWW.35PHOTO.HK

本會致力推廣普及攝影,為會員籌辦多項基礎攝影課程及外影活動。月會及月賽每兩個月一次,全年更擧辦各項講座及展覽。讓會員交流攝影心得。 自置會所位於葵涌,設有獨立黑房及沖曬設備。為會員提供研習黑白攝影的平台。

今次我要向大家談論李健暉先生,的一張黑白作品一一“撐渡”。

李健暉兄和我相識數十年,並曾共事於攝影學會,約廿年前雖己移民外國,但李兄的作品仍常為香港影友侃侃而談,以至李兄好像仍活躍於香港沙龍攝影界之中。

雖然李兄在60年代以“石榴裙下”一作而聞名影圈,然而這裏介紹的“撐渡”也不失為李兄另一幀經典佳作,值得我和大家講述的好題材。

現在讓我們看看“撐渡”的畫面。

畫面大部份面積都是平靜卻微微盪漾著的海水,佈滿掩映的波光,構成非常美觀富畫意的圖案。

照片是靜態的,卻因一艘由遠而近彎駛前來的小艇,衝破了一片寧靜帶點盪漾的環境,平添生氣,令晝面活起來。

撐渡

最成功的地方,就是李兄由高俯下拍攝。這一拍攝角度,完全掌握著光線反射的效果,避開了水平線正面的視線障礙,透透澈澈地立體化地把如詩如畫的情景紀錄下來。

“撐渡”有幾個難能可貴的欣賞點:盪漾掩映的泛光固然是其中之一;小艇下的倒影也是一絕;照片上部份淡色,逐漸下移,愈變愈深,於是一來使照片形成極強烈的立體感,二來帶引觀者視線由上而下地移動,產生了動感。

這樣的情景不會多見,不由我們不佩服李健暉兄的獨到觸角和思考速度。無疑我深信照片在黑房裏曾下過苦工,但也不能抹殺李兄的美學修養、到家的黑房功夫吧!

怪不得有句不爭的規條--『沒有好光便沒有好照片!』,李兄的“撐渡”是最好的說明例子。

“撐渡”拍於五十年代中期,當年是以黑白照片為攝影主流,直至七十年代才給彩色攝影代入,但同時將黑白和彩色兩者作視覺效果的比較,在高層;欠的品味來說,黑白仍有相當吸引力,有甚於彩色之上;而且色階和層次的處理,黑白亦此彩色困難很多。

今時今日,電腦科技一日千里,幾乎做到天馬行空及無所不能的地步,但對於黑白照片的要求,電腦程式不是處於下風,不及傳統黑房銀鹽放晒來得有味道。只要技術操作的朋友,儘量做好“撐渡”的灰階紋理,即使無法原汁原昧也不可謬之千里!

照片最前處向後仰的人身,其上頂著被左擁右抱著的龍頭,驟眼似個「人身龍頭」的……?


當然不是啦!但被簡君的鏡頭凝固之後,我們現在看見的真是這模樣呀!


有趣之處就在此了,照片成功的地方也在於此!


一張攝影作品,要求好的曝光,正確的快門速度,美的構圖,都是比較易學易精的技巧;尤其是數碼科技主宰的今天。但要有震撼,陸的吸引力,就非要有敏捷思考、快速反應、當機立斷的藝術演繹能力不可。


“醉龍真身乎?”做得到了!


許多人曾常說,包括我麥某人在內、攝影中的曝光、快門、構圖等技巧「易學難精」。


但現在我卻說:「易學易精」。


到底誰是誰非?


老實說,「易學難精」才是真的。而我現在之所以銳「易學易精」,則另有理由是:


(一)比較來說,是與「藝術手法表達」(亦即是指照片的內涵設計和佈局)來做比較。遣方面必須先具藝術修養、高等文化修養和人生體驗。相對學習控制曝光、快門、構圖等這三後者便顯得「易學易精」了。


(二)數碼自動化,帶來無比方便,也提供予攝影者極大的依賴,曝光和快門已由相機承擔了責任,若非特殊要求,攝影者根本不用分擔精神去調控光圈或快門,而可以專注在美化照片的功夫上,從而輕易地拍得一張構圖滿意的照片,甚至出位的創新作品。


也就因為這兩個觀點,今天我們評審一張攝影作品,越來越偏向於注重作品的內涵,而非往日有如金科玉律的拍攝技巧。

攝影導賞 (八)

醉龍真身乎?

因我有機會聯同35會一班年輕伙子,到澳門拍攝佛誕節舞醉龍。

那裡所舞的龍可謂嬌小標緻,只由兩人擺佈,龍頭一人而龍尾亦是一人。舞龍者必須被酒灌得爛醉如泥和被噴灑滿身,半仆半步的舞著上街,活像人龍共舞,搖曳生姿,別有風昧!


我們眾人一輪急攻抓拍之後,回港接著就是來個高低較量,和氣切磋。


今次澳門獵影抓拍,麥某置身事外,純屬旁觀,沒有參與拍攝,所以頭腦特別清醒,目光四射,驟然看見一張奇特有趣的照片,令我精神更為之一振。


照片的作者是簡祺章君,題名我姑且代之暫命為“醉龍真身乎?”吧!同時亦挑了這張照片在本欄和大家談論。
簡君使用一台數碼單鏡反光相機(D-SLR)拍攝,所以曝光、快門等基本技術問題我略過了,而令我眼前一亮的是照片中的圖像;我要談的也是造點。